第151章 不容置疑的威严

“自家人干活,何来的工钱之说?”

苏毓从容应对,“这可是您自己主张的,要划分得清清楚楚,既然江家的财产我们不占分毫,那子陵付出的劳动,你们也就不该无偿占有。村长、李大爷,我的说法可有偏差?”

她的眼神中闪烁着自信与智慧的光芒。

李大爷抚着花白的胡须,心中默默核算着苏毓给出的数字,暗暗赞许这个女孩的心思敏捷,账目一目了然,转瞬即清。

被直接点名,李大爷连忙点头赞同,“没有偏差!关于那两间厢房和土地的事,我记得再清楚不过,的确有这么回事。”

村长目睹着这场面,本想保持严肃,却几乎被赵氏与苏毓之间的舌战逗笑了,最终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意,但很快恢复了正色,“我觉得子陵妻子的话在理,既然要分割清楚,那么账目自然也要明明白白地算清楚。”

赵氏被两人的言论惊得说不出话,那可是一百多两的白银,村里两位最受尊敬的老者居然觉得这种要求合理?

“别再拖延了,赶快把账结清,钱一到账,我立刻就腾空房子。”

赵氏的眼神在三人之间徘徊,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声音中充满了不可置信,“你们,你们联合起来欺压我?”

村长听到这话,面色微沉,“周大娘,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。联合欺压?我作为柳树村的村长,今天是你亲自邀请我来调解家庭矛盾的,怎么就成了合伙欺压?你这话,实在是让人寒心。”

李大爷的语气里夹杂着几分无奈,又带着些微的责备,说道:“没错,是训忠告诉我,您二老有意与二房握手言和,这才托我前来劝说一番。我也是念及有富一走,你们二老身边便无依无靠,这才不辞辛苦地赶来。如今不过是说了几句公道话,怎么就莫名成了合谋的一份子了呢?”

赵氏的性情,在这小村庄里几乎是人尽皆知的秘密。

面对眼前这自食其果的局面,即便是旁观者也都能清晰地看出,是她一步步将自己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。

在这场家庭纷争中,该帮哪一边,明智之人心里早有判断。

眼看着众人并不站在自己这边,赵氏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,不仅没能拉拢人心,反而两面树敌。

心中盘算着那笔上百两银子的巨款,她如何能轻易筹集,用以支付那所谓的“工钱”?

于是,赵氏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,开始上演起她最擅长的闹剧。

“哎哟喂,这还有没有天理了!哪有儿子替自家老父亲做事,最后还讨要从小到大的工钱的道理!”

她的嗓音尖锐而夸张,试图博取同情。

“后娘难为啊,辛辛苦苦拉扯大,孩子翅膀硬了就想撇清关系,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!”

“我这苦命的人儿哟……”

她的哭诉,仿佛是在讲述一个无人理解的悲惨故事。

这一番吵闹,确实在饭后乘凉的村民中引起了一些注意,但与以往不同,这一次,人们只是远远地驻足,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围观看热闹。

“哎,这不是有富刚走没几天吗,江家这是又唱哪出戏啊?”

“谁知道呢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”

“要不过去看看?”

“还是算了,有富头七未过,我可不想招惹晦气。”

村民们交换着眼神,心照不宣,决定只做远远的观众。

对于赵氏的这套把戏,苏毓早已厌倦至极。

“够了!”

她厉声喝止,“如果你不肯付钱,那就休想要回那些物品。麻烦村长写个书面凭证,黑纸白字,免得日后又生变故。”

村长洞悉苏毓的真实意图——无非是想让赵氏停止无谓的喧哗,于是迅速拟好了凭证,双方在上面按手印确认。

赵氏一听苏毓松了口,哪里还会拒绝,心想那几间破旧的房子和几块地皮,何至于值那么多银两?她急不可耐地在凭证上按下了指印,生怕苏毓会突然反悔。

事情终于尘埃落定,人群渐渐散去,只留下谢杏花一人默默收拾着散落的碗碟。

大丫主动留下来帮忙,而二丫和三丫则被派遣去给江望山送晚餐。

赵氏的目光落在那些几乎空无一物的碗盘上,心中的憋屈如同沸水般咕嘟作响,愈发难以平息。

这一次,她不仅失去了原本的算计,还赔上了自家的佳肴美馔,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一无所获,满心酸楚。

望向远去的大丫和二丫、三丫的背影,一股无名之火在胸中腾腾升起,仿佛找到了宣泄的出口。

“你这不知好歹的小丫头,竟然还敢维护那个狡猾的东西,和我作对!”

赵氏猛然拽住了谢杏花的手腕,用力之猛,让谢杏花不禁惊呼出声。

谢杏花因突如其来的疼痛,手中的碗碟不慎滑落,瞬间碎裂于地,清脆的破裂声在空气中回荡。

赵氏目睹这一幕,怒火更甚,手上的力度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几分:“真是蠢货,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,除了吃还会什么?”

“娘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谢杏花努力想要挣脱,拼命往回收手臂,但那常年劳作积累的力量岂是她所能抗衡,所有的挣扎都显得那么无力。

大丫猛地一怔,眼中闪过一抹焦急与坚定,顾不得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,手中的筷子“啪嗒”一声掉落在地,她一个箭步便朝正对娘亲施暴的赵氏奔去。

“住手!你别打我妈!”

大丫的呼喊声中带着不容忽视的坚决,小小身躯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勇敢。

赵氏眉头紧皱,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心中暗自盘算着上次大丫顶嘴的旧账。

今儿个这丫头自己往枪口上撞,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。

她的手熟练地拾起一根躺在角落里的木棍,棍身因长期使用而显得光滑,透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。

木棍挥舞间带起一阵风响,目标直指谢杏花那瘦弱的身躯。

母女二人在这突如其来的风暴中紧紧相拥,她们的身影在摇曳的烛光下显得格外渺小,却又异常坚定,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的安危,无暇他顾。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