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1章 琴姐姐身上好香~

奔驰车上。

刘琴靠在位置上,叠搭着白皙大长腿,勾着高跟鞋一搭一搭的,前面摆放着平板电脑,一口流利的韩语正在远程会议超控集团成员,视频那头一个个点头哈腰。

这种行为或许在国内很夸张,但是在社会等级森严的日韩是标配。

林灿饶有兴致的看着刘琴。

我姐姐是女财阀。

或许是坐久的原故,刘琴握着拳头捶了捶腰和大腿,又瞥了眼旁边的林灿。

林灿装着不懂的表情,看向窗外。

刘琴一边开会,一边伸手把林灿揪了过来。

林灿识趣的一只手落在她细腰上帮她揉,一只手落在她大腿上帮她捏。

腰很细,腿很软。

而且闻到琴姐姐身上好香~

刘琴继续视频会议,忽的白林灿一眼,伸手整理一下后背的扣子,忽的又一下林灿放在裙边的手。

表面上却一直淡定的开会。

林灿实在是太调皮了,刘琴索性把他的手放在大腿上,另一条腿压着,不再动了!

一直到目的地,刘琴结束了视频会议,司机开门,刘琴嘟囔了一句“烦死了~早知道不要你跟来了”,推开林灿的手,下车,抖了抖裙子,大腿上都是红印,是林灿手压出来的。

刘琴大步往小区里面走。

林灿提着礼物小跑跟了上来:“琴姐姐,有大长腿了不起吗,都不等我。”

“就你最会变着法子哄姐姐,走,姐姐带你去见贵人。”

刘琴的贵人是当初带她去首尔打黑工的老同学。

每个人都有机遇,机遇来了,一旦抓住了,就能成功,当然机遇出现最多的往往是人生低谷,也就是涅槃。

正如刘琴的社交账号的签名——只有像传说中的凤凰一样,经历苦难,投入火中,经过千锤百炼,才能涅槃重生,成为光芒万丈的神鸟。

刘琴的同学住的是老破小,楼道里贴满了开锁办证的牛皮癣,三楼一号门。

咚咚咚~

“来了~”

嘎吱,门打开。

“嗐,艳艳~”

刘琴抱着林灿的手,朝老同学挥手。

一位抱着小婴儿的女人看到刘琴,激动地眼前一亮:“琴琴,你回来了,快请进,家里有点乱,你们别介意。”

刘琴:“不会,这是阿灿。”

林灿:“王姐姐好,给你带了点礼物。”

王燕:“来就来嘛,带什么礼物,坐坐坐,我去给你们泡茶。”

“不用客气,泡什么茶,来来来我抱抱女儿~”刘琴接过小婴儿。

王燕在旁边坐着,打量这位昔日走投无路,带出国的老同学,也就是一年,变化太大了,如今成为了女财阀。

当然了,成功绝非时间,有的十年,有的一年,有的一张彩票!

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

刘琴:“你老公呢?”

“去唯品会上班了,我打电话让他回来。”

王艳去阳台打电话了。

这里工业园有唯品会工厂。

刘琴“噢~”了声,瞥了眼老破小,没多言,继续逗孩子。

林灿看着刘琴这一幕,知道她待会一定有大惊喜给贵人。

“阿灿你看看她可不可爱?”刘琴道。

林灿在旁边坐着,看着刘琴怀中的小婴儿:“很可爱,唔……琴姐姐你那么漂亮,你不生个女儿太可惜了。”

刘琴逗着小婴儿:“我男人都没有,找谁生啊,万一男的丑,生出来也不好看。”

“我就挺帅的。”林灿笑了一下。

“滚——”刘琴白了眼林灿。

很快,王艳打完电话回来坐下,陪刘琴叙旧。

林灿大致听出来刘琴在首尔的辛酸史,带着孩子刷过盘子,当时因为孩子不方便,被开除了。

随后找了个公司保洁的工作,偶然的机会救了金孝恩的爸爸,因为心脏病突发,一个财阀。

人生开始逆袭了。

最后被刘琴的老公,也就是癌症死的那位(金孝恩的表哥)看上了,因为长得像他初恋,加上本来要死了,家里爸妈老了,他又膝下无子,偌大的集团没人打理,如果没人接手,那么家族一定会争抢。

到时候,自己爸妈说不定很凄惨,大概是因为亲属很坏,死鬼老公才不得已,先让刘琴当秘书学习如何管理公司,后来和刘琴结婚,并签署了一些父母老年保障协议。

刘琴心善,死鬼老公才把公司给她,主要是有她,自己的父母能安详晚年。

形式婚姻,没发生过关系,刘琴给林灿保证过这点。

林灿也不知道我姐姐为什么要给我保证这个。

十多分钟后。

王艳的老公从工厂回来了:“琴……刘老板你来了。”

他很想叫刘琴,但是今非昔比了。

刘琴:“李哥,好久不见,叫我琴琴就行了。”

“好的好的,你们先坐,我洗个手。”王豪去洗了手出来坐下陪刘琴唠家常。

刘琴:“王哥现在在唯品会上班?”

王豪:“嗯,我白天上班,晚上有点时间就去跑滴滴,艳艳刚生了孩子,多赚点钱。”

刘琴:“很辛苦吧?”

王豪:“不苦,看到他们母女俩,再苦都值了。”

王艳:“差不多中午了,琴琴阿灿你们坐,我去做饭。”

刘琴:“不用不用,我们还要回云川,这次回来得突然,还有很多事要处理,下次下次,真别客气了。”

刘琴给林灿递了个眼神,林灿把包包递给刘琴。

“我主要是来看看你们和孩子,幸福就好,我呢给孩子准备了一点小心意,你们收下。”

刘琴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卡塞到王豪坏子的女儿身上。

“卡上有100万,给孩子买点东西。”

“太贵重了,不能收。”

两口子惶恐。

这见面礼就一百万。

“什么贵重不贵重,我给孩子的,没给你们。”

说着,刘琴又从包里掏出2张卡和一把保时捷钥匙,放在桌上。

“艳艳对我有恩,这是我应该做的,我提前在县城碧桂园买了套180平的精装修大平层送给你,还买了台你最喜欢的保时捷帕拉梅拉的钥匙,这张卡上有500万,给你的见面礼。”

刘琴微笑道。

“收下,不许说不!”

曾几何时,一起去首尔住地下室,彼此互相说过如果发财了,要送给对方什么什么。

刘琴没有忘记曾经的玩笑话。

她现在巨有钱,这点是她的心意。

贵重吗?

刘琴觉得不贵重,因为没有王艳,自己指不定饿死了。

她觉得值就够了。

钱,都喜欢,王艳也喜欢,她知道刘琴送这份礼物意味着什么——姐妹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见面了,因为她这次是最后回国了,以后不会回来这片伤心地了。

丈夫的背叛,亲人的嫌弃。

而且刘琴的加起来快1000万了,够王艳富裕的生活下辈子了,而且都在王艳的账户上,这样即便他老公就不敢欺负她。

一下子,两姐妹鼻子一酸。

“走啦,来抱抱~”

刘琴张开怀抱拥抱王艳。

片刻后,松开。

“要幸福。”

说完,转身,拉着林灿离去。

王艳抱着孩子看着好姐妹走进电梯,叹息一声,因为在韩国时,刘琴说过——为什么张超在我这里成长,为什么不是成长后才认识张超?

因为成长,需要被辜负。

因为成长后,懂得珍惜。

不管爱不爱,这辈子和张超真的有缘无份了。

……

刘家。

也是老破小,一家五口挤在套二的房子里。

前姐夫现在巨有钱,刘斌知道张超不会搭理他,因为张超恨这家人逼走了刘琴,因为林灿已经在青山县租了房子,开始新的生活,想着以后时间久点,去求求刘琴,兴许还有机会。

可是这一家人去逼刘琴找张超要离婚财产,给弟弟买房子。

刘琴不肯,妈妈还打了刘琴一耳光,一家人咄咄逼人,把刘琴当做工具。

心寒了,这才和王艳离开了。

至今不知刘琴的生死。

家还是这个家,至少儿媳妇的抱怨声越来越大,因为儿媳妇感觉自己亏死了——嫁给了一个废物,赚不到钱,还靠爸妈赚钱,省吃俭用过日子。

房子就这个老破小。

自然没有什么好言好语对刘斌。

任何家庭矛盾归根结底就是——经济矛盾。

此时。

刘斌在阳台抽闷烟。

媳妇走上来:“抽抽抽,一天到晚就知道抽烟,也不出去赚钱,你有什么用啊,烟钱都赚不到了。”

刘斌当做耳边风,因为天天都这样哔哔哔,习惯就好。

他在想一件事——刚才奔驰车上是不是我姐?

很像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不像,几乎是差别太大。

咚咚咚~

此时敲门声传来,刘妈去开门:“李大婶,有什么事吗?”

李大婶:“你家刘琴回来了?”

刘妈:“回来什么呀,那死丫头一走就一年,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,眼里哪有我们家人。”

刘妈一说起刘琴就生气。

李大婶:“我看错了?不应该啊,我刚才在建设路,的确看到你家刘琴回来了,还和我打了声招呼。”

刘妈:“真的假的?”

李大婶:“千真万确的确是你们家刘琴,从奔驰车上下来,还有一个小伙子跟着,穿着都很好,那台车很贵,他们说要一百多万呢。”

一百多万?

眼睛都亮了。

闻言,全家人围了上来,刘妈道:“人呢?”

李大婶:“不知道啊,我以为回来看你们了,还没回来吗?”

“妈,我出去看看。”

刘斌赶忙下楼出去了。

刘妈还有媳妇抱着孩子也追了出去,去了建设路。

刘爸生病在家躺着。

建设路。

一家米线店。

刘琴:“我挺喜欢这家米线店,回来我就馋这口,总算是满足了。”

林灿:“味道也就那样,很普通。”

刘琴:“哼,没口福,我就喜欢。”

林灿笑了笑:“待会还有没有其他想去的?”

刘琴:“知道不耽误回去没你那四位民族小姐姐,吃完饭就走。”

林灿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既然都回来了,该看看就去看看?”

“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吃饭完,两人走出米粉店,司机把奔驰后排拉开,两人谈笑间上车。

前方。

“女儿——”

一个声音响起。

刘琴回眸看了眼,是全家人朝这边跑来,刘海回过头坐上奔驰,司机关上门。

刘斌冲了上来拦住奔驰,真的是我亲姐姐姐啊。

这台是奔驰迈巴赫,一两百万。

刘斌发现自己的姐姐发达了?

弟弟苦啊,弟弟很苦,姐姐发达了,必须要带上弟弟。

刘妈跑到后车窗抱住车门,看着里面的女儿:“女儿,这车是谁的?”

开口没问女儿过得好不好,而是车是谁的。

刘琴没回答,司机过来拉刘妈。

“别拉我,别拉我……”

刘妈死死拽着车门不松,“女儿你回来看爸爸妈妈的吗?”

刘琴忍了忍道:“麻烦把手松开,你认错人了。”

“姐,我们是一家人,一家人有什么过夜仇,你不在这一年,我们全家人都非常想你。”弟媳妇抱着孩子说道。

刘妈:“女儿你爸生病了,天天想你,你都回来了,你难道不回家看看你爸爸吗?”

刘爸是疼女儿的,但是这家其他人都太凶了,刘爸根本没有发言权,之前去闹,都是后来刘爸听说的。

此时周围不知情的人指指点点说这个女儿有钱了忘恩负义。

刘琴倒也不在乎别人说什么,只是想到爸爸生病了,多少还是心疼。

刘琴掏出一万块钱:“给我爸治病,麻烦把手松了,我还有事。”

刘妈:“女儿我们不是要你钱,妈妈知道错了,你跟我们回家好不好,看一眼你爸爸,你难道想要你爸爸死了都看不到你一眼吗?”

刘斌:“姐,回家吧。”

弟媳:“姐,如果之前我们有什么做错的地方,我们给你道歉,你回家吧。”

刘琴是看出来,不回去一趟,他们是不撒手。

“好,去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刘斌乐呵呵的拉开副驾驶坐了上去,刘妈和弟媳也挤到后排,林灿被挤到靠窗的位置。

“林公子你好。”弟媳道。

她当然认识林灿,毕竟是嫂子前夫的弟弟。

林灿微笑一下,不吱声。

奔驰迈巴赫启动。

刘斌环顾奢华的内饰。

刘斌激动道:“姐,这台迈巴赫是你的?”

刘琴闭上眼靠在林灿肩上,不回答。(本章完)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